亞里是條普通的觸手

立志當條好觸手。
無節操雜食性大食怪
熱愛逆CP
觸手窩:www.plurk.com/ari1654

[工商/CWT44] 黏燭的減肥大作戰!


伊達組+長谷部中心
主角是黏燭的無CP歡樂向本
>>>沒有帥氣的黏燭,只有很胖很呆的黏燭<<<
總之就是個胖黏燭努力減肥的四格本

規格:A5/牛皮紙封面黑白印刷/漫畫12p/騎馬釘
售價:NT.70
販售場次:CWT44兩日 - Orange Microwave (L17)


試閱




截一堆胖黏www


超喜歡用手指玩弄嘴巴.....好色......RRRR

最後一張萊伊波本其實和前三張沒關係

恭喜前輩賀喜前輩!!!!!!!!!!!!!!!千呼萬喚始出來差點以為要變成有生之年系列的復活卡(((((((痛哭流涕

新衣服好帥啊迷妹都變成灰燼了,他的私服品味大概就是一海盜風格吧

而且很安定的有流蘇呢,太好了(嗯?

還有我第一眼以為裡面沒穿所以就這樣畫了(好。) 想要定居在前輩的鎖骨。

[赤安] The Hard Truth

※ 後半是車

※ 波本卧底身分败露前提

※ 苏格兰死亡原因捏他

※ 赤安過去砲 友設定(沒有明美的架空線)

※ hurt/comfort向

※ 不要问我前面发生什么事,完全没想,我只是想看小公安哭着被干(喔。


  安室透决定从床上起身的时候已经是深夜。

  他其实醒了很久,但他不想动。包裹着自己的床单沾染着熟悉的淡淡烟草气味,而不是刺鼻的消毒水味,不能被送到正规医院的理由他再明白不过。尽管琴酒埋进他腹侧和左肩里的子弹已被取出、缝合并妥善包扎,伤处残留的疼痛感仍像根尖锐的刺,提醒着他波本、不,‘安室透’已经...

[烛压切] 直到烛火燃尽之前(4)

 (1) (2) (3)


  翌日的出阵。

  目标是旧名阿津贺志山的厚樫山,鎌仓时代的古战场,身为练度最高的一批刀剑之一,烛台切早已有多次往返那个时空战斗的经验。听着狐狸向他们报告着例行的注意事项,他拧了拧眉心,试图眨掉眼里因一夜无眠残留的酸涩感。

  昨晚和长谷部对话过后,他试着让自己睡下,结果毫不意外地又是带着一身冷汗从噩梦中惊醒。

  梦境变得更加真实了,不,或许那是因为疼痛也是真实的,火焰融化皮肤烙进骨髓的热辣痛楚在他粗喘着坐起身时仍鲜明地印在身上。烛台切用因疼痛而僵硬的手指摸索着拧开放在床边的药瓶,吞下几粒硬质锭剂后发着抖蜷缩成...

[烛压切] 直到烛火燃尽之前(3)

(1) (2)


  晚饭后他遇见了带着任务分配表,刚从审神者的房间里出来的长谷部。

  “烛台切,我是来传达主命的。你在明日的出阵名单上,请务必做好准备。”向来担任近侍的打刀看着手上的名单挑了下眉:“……说起来你最近出阵的次数还真多。”

  “能被主上好好使用着,我也很开心喔?”就算是因怜悯而得来的出战机会也好。夏末的夜风带着浓重湿气,吹入廊下时也带来几丝秋初的凉意,脱下了工作服换上浴衣的烛台切坐在自己房前的廊下,映着摇曳烛火的脸上是与平时无异的温柔笑容。但向来重视工作效率、总是简洁传达完指示后就离开的男人一反常态地走到他身边跟着坐下,用那对锐利的紫藤色双眸打量...

[烛压切] 直到烛火燃尽之前(2)

(1)


  事实上,属于‘烛台切光忠’的这具身体是有时限的,并且,那个时限正在以异常的速度逐步逼近着。

  就像是越烧越短的蜡烛一样,一点一滴地耗蚀着自身来支持那丝渐弱的火光,随时都有可能燃尽。

  那些伤痕是大约一个月前出现的。就像是直接从皮肤底层浮上来一样,一开始是被烫伤般的发红,接着逐渐变成有如火焰烧烤过似的赤褐与焦黑,以胸口与四肢末端为起点,一天一天地蔓延扩散。伴随着伤痕出现的是幽灵般的痛楚,虽然平时并不强烈因而能够忍受甚至忽略,但有时突如其来的剧烈灼痛就仿佛皮肤碰上了烙铁,足以让他像今天一样摔破汤碗、打翻茶杯,甚至是几乎在战斗中弄掉手中的刀。

  他注意到了这并不同于战斗...

[烛压切] 直到烛火燃尽之前(1)

※ 狗血玻璃渣走向,光忠断刀不可避

※ 大约是个用尽生命剩下的时间在努力谈恋爱的故事

※ 真的是烛压切(。

※ 伽罗酱的戏份只有这边而已,黑洗下面会出場


  哐当。

  摔在地上的陶制小碗从中间裂成几瓣碎片,还冒着滚烫热气的浅褐色汤汁沿着磁砖的缝隙流淌扩散。烛台切反射性惊呼了声,没有被黑色手套覆盖的手腕处立刻被烫得发红,一旁的大俱利伽罗反应倒很快,就着身在水槽边的地理优势,他顺手拉过对方溅到热汤的左手拧开水龙头。

  “嘶、”烛台切的手掌在冷水冲上皮肤的瞬间抽搐了下,而大俱利伽罗没有漏掉他咬在齿...

參加了刀劍亂舞蒸氣龐克化企劃

這次畫了正三位與他跨下的金光閃閃機械神龍

展示網站超級無敵精美跪求大家看看啊!!!!!!!有OP!!!!還會動!!!!

謝謝超級用心的主催桑!!!!!!

截個附網站背景的圖,沒畫背景真是太好了(喂

「天下三槍を恐れない奴だけ、かかってきな」

一直很喜歡号叔的這句台詞

不愧是天下三槍啊,自信滿滿的氣勢實在是帥到不行^////^

[UL/里閃里] United We Can Never Fall

※ 环太平洋 Paro

United We Can Never Fall

  ──那是他们初次尝试与至亲以外的人连结。

  全身的固定器就位后,弗雷特里西试着伸展了下手臂,动作起来似乎比过去要灵活顺畅,不错。

  他几乎要忘记这是具陌生的机甲,撇开一些小细节,驾驶舱的界面和他过去驾驶的那台相差无几。毕竟是同一代的最新型号,他心想,熟悉感是有好处的,这么一来不必耗费额外的时间去重新掌握机甲的操作,很快就能投入实战。

  在充满既视感的环境下,弗雷特里西下意识地往右手边看去,有那么一瞬间以为自己会在一号驾驶座看见他的双胞胎哥哥──那里向来是伯恩哈德的位置──但他撞上的却是另一对蓝眼,带着和他相同的...

[长俱烛] 成年礼

这篇CP太杂了我也不知道怎么标才好

大家看看警语能接受再吃啊XDDDD


。现PARO

。R注意

。通篇的无脑爽肉,除了肉以外什么都没有

。炮 友前提へし烛&烛俱利烛

。长→俱利→烛(肉体插入)

。纯1长谷部、双插俱利、纯0烛台切

。爱心符号+OOC淫语乱舞

。总之是个处男俱利被肮脏的大人们开发的故事


可以接受的話往這邊走


長微博連結


顺便问下不知道贴这个空间看不看得到文?

看不到我再换!


挖了個傭兵PARO的腦洞大坑XD

成員是織田+黑田+伊達刀

一些哪天有空再畫的補充設定:

  • 光忠槍法超爛(畢竟一隻眼睛很難瞄準就別為難他了),抄槍托揍人大概都比較有殺傷力

  • 鶴丸是爆裂物專門,最喜歡埋地雷了

  • 日本號愛用重火力武器像是機關槍啊反坦克火箭砲之類的

  • 暗殺部隊除了俱利以外還有小夜,兩人意外的感情不錯有點像那烏西卡跟野生動物那樣(X

  • 博多負責收錢,掌管著傭兵團的收入支出所以不要惹他不高興不然會沒有新玩(武)具(器)玩

  • 鶴丸跟日本號是最常被駁回武器經費申請的(。

  • 厚是主力突擊部隊的一員,藥研偶爾也會跟著上前線

  • 宗三是情報部門的,過去似乎在好幾位黑社會大頭...

※ 俱利燭

※ 角色崩壞(物理)

※ 基本上是一篇光忠非常不帥的小黃鰻


>P站外連<


之前參加的燭へし網路合同誌企劃【季節の巡りのすべてを君に】公開了

這裡負責的是秋天的插圖,很高興能夠和小說的若蘭桑合作UwU

企劃網址→http://shokuheshi.weebly.com/ 


第一次畫長谷部正裝呢(!) 四葉結好可愛啊以前怎麼都沒發現.....!

機動力跟男友力都很高的長谷部君&超好哄的光忠。

烛压切/车间小话

※ 很短

※ 现趴啰

※ R15...?

※ 充满黄腔跟垃圾话


  电车车厢随着前进的节奏发出喀锵喀锵的规律声响,站在窗边的长谷部看着外头快速退去的景色出神,在他身边的烛台切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而他心不在焉地应着,返家的电车旅程长得令人有些发困。既是同居恋人关系又是同事的两人刚结束到另一个城市的长途出差,这次也合作敲定了手上负责的大案子着实可喜可贺。但首先还是回家好好睡上一觉再说吧,毕竟自己最近为了工作熬夜了好几个礼拜实在是睡眠不足,有些恍神的长谷部打了个呵欠,然而下一秒硬物顶上臀部的触感让他瞬间清醒了几分。

  「喂烛台切干什么别用公事包顶我,还有车厢这么空旷别一直挤过来。」长...

前陣子為了日へし聚會印了無料小卡XD

西裝禮服跟香檳感覺就很有慶祝意味吧\結婚/\結婚/

下面還有非常潦草又沒頭沒尾的日へし漫畫3頁

原文來自半糖作業妨害

好一陣子登不進LO不知道怎麼回事XD

不過前陣子也在三次元修羅沒產出

修羅脫出後跑去看了おそ松さん然後就被14話的超絕抖S一松樣會心一擊了......!人魔COS太棒了謝謝謝謝一松大人.....!

雖然很忙沒產出還是要嚕個應景的Pocky日!(美國時間)

光忠胸口的Pocky就是我的慾望化身啦你看它已經變得這麼大了……ლ(́◕◞౪◟◕‵ლ)

燭俱利+長谷部/現趴囉/三人同居前提

原捏他是下面那張鹿照片哈哈哈哈當時看到一秒敲小夥伴:你看後面那隻根本是光忠對吧!

小夥伴:我已經在寫了。

論電波的同調性wwwww

之前參的>刀劍OK繃胸貼企劃<

展示方式真的太天才了請務必看看哈哈哈哈哈哈

好喜歡就算被綁起來表情還是超兇一副想咬人模樣的大俱利喔www

燭壓切/男友襯衫是正義但那不是重點

※ 現趴囉

※ R15

※ 很短


  房內瀰漫著一股歡愛過後留下的氣息。

  長谷部先一步挪開燭台切擱在自己胸膛上的手臂坐了起來。趴姿的燭台切懶洋洋地翻過身來看他轉動頸子揉著吻痕遍布的鎖骨,留在後頸上的齒印映入眼中讓男人覺得有些心虛。啊啊,幸好是在很難看見的地方,發現了的話肯定會生氣的吧?不正經地胡思亂想著的同時對方也撐起身下了床。

  「你要去哪裡?」他問道。

  「去喝水,口好渴。」長谷部的聲音還帶著情事後的沙啞。溫差大的秋季夜晚總是有些涼,離開了附有體溫的床鋪後冷空氣讓他忍不住起了一陣雞皮疙瘩。他邁步跨過床邊散落一地的衣物,彎下腰隨便撿了件襯衫。

 ...

色色的臉畫起來有夠開心的^///^

長谷部的台詞套進去真的很適合耶救命wwwwwwww每次看他說ありがたき幸せ都很想(ry他一臉

問卷出處

好想畫一輪おだて喔但我的手速是石切丸。

燭明/想標題什麼的好麻煩喔

被安麗了神奇的CP然後就失足摔進去了。

燭台切光忠x明石國行

+ 只有前戲的碎肉渣

+ 很短

+ 沒頭沒尾

+ 現趴囉(?


  「你為什麼想做這麼麻煩的事啊,燭台切。」身上只剩一件半開襯衫的明石國行軟爛地攤在沙發上,一隻腳還掛在燭台切光忠肩頭。男人沾著潤滑液的手指在他體內進出,稱不上有多舒服——對方早已學到不能在前戲就讓他高潮這件事,或許是自己之前被燭台切光忠弄到去了之後連插入都還沒有就睡著了的錯。

  「我才想問呢,還以為你會嫌麻煩而拒絕我。」

  「嘛,因為是快樂的事情所以不討厭。」

  所以這是我的技術不錯的意思...

跟小夥伴聊到19世紀裁縫師趴囉就忍不住畫了一下西裝号叔

店主是長谷部,常常被來訂製西裝的酒臭伯爵大人騷擾

店裡的學徒是大俱利,也總是被常客的年輕實業家Mr. Mitutada騷擾

奇怪欸這家店裡的人怎麼這麼容易被人騷擾啊。

說起來親媽那張放髮+浴衣的圖實在太帥了所以也試著畫了放髮,不過後來又覺得風流小馬尾似乎也不錯XDDD

壓切燭/延遲獎賞

※ 很短

※ R注意

※ 現啪囉

※ 玩具有

※ 兩人是同事,在交往


  「吶、長谷部君,還要這樣子……忍耐多久呢?」

  燭台切光忠在副駕駛座上坐立不安地微幅扭動著身體,眉頭像是在壓抑什麼似地緊緊皺在一起。外頭是個有些悶熱的夏日夜晚,車內空調開得很強,然而脫下了西裝外套又捲起了襯衫袖子的燭台切像是感受不到吹風口送出的冷風一樣,先是用手背抹了把額角滲出的汗珠,接著又扯鬆了領口繫得整齊的黑色領帶。即使被汽車引擎運轉以及電台播報新聞的聲音掩蓋住了大半,細聽的話還是能察覺到從燭台切身上傳來一陣微弱的嗡嗡聲,男人黑色西裝褲的褲襠明顯被撐得隆起,頂...

俱利燭短打x2

發在噗浪上的肉渣子

放P站應該可以吧?→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5774907

一些亂七八糟的塗鴉,燭壓切和俱燭和奇怪的東西混進去了

這段時間產的一大半都是會被吞掉的東西,放不上來XDDDDDD

最後面就是,嗯,吃個泡麵?

燭壓切/R15吧

真喜歡有點壞掉壞掉的光忠vs兇惡長谷部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