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里是條普通的觸手

立志當條好觸手。
無節操雜食性大食怪
熱愛逆CP
觸手窩:www.plurk.com/ari1654

燭明/想標題什麼的好麻煩喔

被安麗了神奇的CP然後就失足摔進去了。

燭台切光忠x明石國行

+ 只有前戲的碎肉渣

+ 很短

+ 沒頭沒尾

+ 現趴囉(?


  「你為什麼想做這麼麻煩的事啊,燭台切。」身上只剩一件半開襯衫的明石國行軟爛地攤在沙發上,一隻腳還掛在燭台切光忠肩頭。男人沾著潤滑液的手指在他體內進出,稱不上有多舒服——對方早已學到不能在前戲就讓他高潮這件事,或許是自己之前被燭台切光忠弄到去了之後連插入都還沒有就睡著了的錯。

  「我才想問呢,還以為你會嫌麻煩而拒絕我。」

  「嘛,因為是快樂的事情所以不討厭。」

  所以這是我的技術不錯的意思嗎?跟我做很開心的意思嗎?燭台切光忠抬起頭,不過看明石國行毫無反應仍是那副無脊椎動物似的模樣只得認份地繼續擴張。

  「你在想什麼就是什麼吧。」明石國行哼了幾聲像貓一樣瞇細雙眼,剛才敏感點被手指擦過帶來一陣愉悅的酥麻感。

  「你又知道我在想什麼了。」燭台切光忠苦笑。

  「不知道,」他坦承,「但你總是能夠擅自解讀我的反應呢——啊,別誤會,我可是很感謝這點的喔?畢竟很多事情解釋起來都太麻煩了……嗯、」

  就算無心的反應會被當成示好、無意的話語會被當成浪漫情話也無所謂。其實和燭台切光忠交往還是挺不賴的,那傢伙在照顧人這方面熟練得像是烙進體內的反射動作。既貼心又細心,做飯很好吃做愛也確實很舒服。雖然對方偶爾還是會因為自己太懶太沒幹勁而生氣,但總而言之,被縱容的感覺是十分愉快的。

  燭台切光忠抽出了手指湊上來吻他,勃 起性器夾在兩人的下腹間互相磨蹭。男人的盯著自己的金眼裡承載滿滿濕潤情慾,彷彿流淌的蜜。

  「吶明石,我忘了帶套子,射在裡面行嗎?」

  「嘛,無所謂,反正弄髒了什麼都是你洗。」


--


  「你知道嗎有時候我真的滿想揍你的。」

  「啊是嗎,那拜託手下留情了,這個姿勢要躲開好麻煩。」


--



戀愛腦燭台切咪醬vs人型蛋黃哥好萌喔(。

评论 ( 5 )
热度 ( 2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