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里是條普通的觸手

立志當條好觸手。
無節操雜食性大食怪
熱愛逆CP
觸手窩:www.plurk.com/ari1654

燭壓切/男友襯衫是正義但那不是重點

※ 現趴囉

※ R15

※ 很短


  房內瀰漫著一股歡愛過後留下的氣息。

  長谷部先一步挪開燭台切擱在自己胸膛上的手臂坐了起來。趴姿的燭台切懶洋洋地翻過身來看他轉動頸子揉著吻痕遍布的鎖骨,留在後頸上的齒印映入眼中讓男人覺得有些心虛。啊啊,幸好是在很難看見的地方,發現了的話肯定會生氣的吧?不正經地胡思亂想著的同時對方也撐起身下了床。

  「你要去哪裡?」他問道。

  「去喝水,口好渴。」長谷部的聲音還帶著情事後的沙啞。溫差大的秋季夜晚總是有些涼,離開了附有體溫的床鋪後冷空氣讓他忍不住起了一陣雞皮疙瘩。他邁步跨過床邊散落一地的衣物,彎下腰隨便撿了件襯衫。

  「吶長谷部君,那件是我的喔?」燭台切撐著下顎看對方披上衣物,過寬的肩線鬆垮垮地垂掛下來,下襬蓋住俐落腰線與緊窄臀部,直垂到了大腿根。

  「借我穿一下無所謂吧。」在直起身的同時燭台切剛才射在體內的東西被牽動的肌肉推擠出來,溫熱地順著大腿內側流下。長谷部扯了扯過長的袖口,耳背似乎有點發紅。

  嗚哇,長谷部君知道現在的自己看起來有多情色嗎?燭台切愣愣地盯著男人走出房間的背影,濕黏液體沿著修長雙腿淌落,再隨著步伐流到了小腿肚上,徹底的視覺衝擊。他嚥了口唾沫,忍不住翻身下床跟了上去。

  「你就這樣大搖大擺地全裸著走出來啊。」長谷部拿著塑膠水杯站在水槽旁邊用一種批判性的眼光掃視他,微瞇的紫藤色雙眼帶上一抹惡質的笑意。

  「這裡是我家啊。」燭台切聳聳肩,目光再次被襯衫下露出的腿根吸引過去;偏白皙的肌膚上還殘留著發紅的指痕,那副景象又勾起了對於剛才激情的片段回憶。他湊上前去,撐住流理台的手臂將對方圈在自己的身體與水槽之間,仰起頭瞪著自己的長谷部將口中的水吞了下去,喉結滾動的模樣讓他有低頭吮吻的衝動。

  「你知道你做了很不得了的舉動嗎。」

  「哈?連我喝水的樣子都能讓你興奮嗎?」長谷部帶著幾分不解皺起眉頭,「你這個發情變態。」

  果然沒有自覺啊。

  「嗯,是啊,長谷部君這個樣子實在太下流了。」燭台切苦笑,接著低頭吻上對方被水沾濕的雙唇。他的手沿著腰椎下滑時男人打了個顫但沒有推開他,於是他得寸進尺地一面吻著長谷部一面掰開對方的臀縫,刺探地按壓起那濕潤柔軟、仍在緩緩吐出濁液的穴口。對方的腿根開始顫抖起來。「你害我又硬了,現在該怎麼辦好呢?」

  「燭台、切、嗯、閉嘴。」他聽見空水杯掉在地上發出一聲悶響滾了開來,接著便是雙手攀上背部的觸感。髮絲柔軟的觸感抵上肩膀,燭台切滿意地吻了吻靠上來的煤色腦袋。


--


這個也不是重點但我很喜歡全裸著亂晃的咪醬耶
堅信著要保持帥氣所以對身材一定也很有自信吧!
但問他是不是胖了就會乖乖去把衣服穿起來(。

评论 ( 4 )
热度 ( 13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