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里是條普通的觸手

立志當條好觸手。
無節操雜食性大食怪
熱愛逆CP
觸手窩:www.plurk.com/ari1654

[UL/里閃里] United We Can Never Fall

※ 环太平洋 Paro






United We Can Never Fall


  ──那是他们初次尝试与至亲以外的人连结。

  全身的固定器就位后,弗雷特里西试着伸展了下手臂,动作起来似乎比过去要灵活顺畅,不错。

  他几乎要忘记这是具陌生的机甲,撇开一些小细节,驾驶舱的界面和他过去驾驶的那台相差无几。毕竟是同一代的最新型号,他心想,熟悉感是有好处的,这么一来不必耗费额外的时间去重新掌握机甲的操作,很快就能投入实战。

  在充满既视感的环境下,弗雷特里西下意识地往右手边看去,有那么一瞬间以为自己会在一号驾驶座看见他的双胞胎哥哥──那里向来是伯恩哈德的位置──但他撞上的却是另一对蓝眼,带着和他相同的轻微错愕。

  和他同时转过头来的里斯眨了眨眼,然后给了他一个苦笑:“噢,看来我们的默契的确挺不错的。”

  弗雷特里西立刻领会了那句话的意思──里斯也和他做出了相同的举动。

  ※ ※ ※ ※

  尽管他们原先的搭档另有其人,里斯与弗雷特里西对于彼此却不是那么陌生。弗雷特里西、伯恩哈德与里斯不仅从同样的游击队员培训所出身,也曾合作抵御过多次怪兽的袭击。

  然而此刻两人会站在同一个驾驶舱内的原因,却是最近一次结果损失惨重的任务。

  与三级怪兽同时出现的、前所未见也更加强大的四级怪兽让所有人反应不及,连向来有‘王牌’别称的拉法基父子都无法独自应付。被两头怪兽缠住的他们很快地陷入了困境,迟迟无法回到具有优势的沿岸地区战斗,长时间的水战对机甲猎人不利,怪兽却仿佛在深海中演化了几千万年似地迅捷凶猛。

  他们几乎用尽浑身解数才没让机甲被怪兽拖进深海,在几乎顾不住自身安危的状况下,对怪兽造成创伤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令他们更加惊恐的是怪兽们做出了试图拆毁驾驶舱的举动,仿佛知道那里正是机甲猎人的控制中枢。

  几乎让他们束手无策的困境直到赛佛特兄弟的支援抵达才被打破。经过一番即使两具机甲联手也称得上是艰苦至极的战斗,两头怪兽总算被击杀于大海之中。

  换来这场胜利的代价有点太高──四人所驾驶的两具机甲猎人几乎半毁,而伯恩哈德与里斯的父亲均受了重伤。

  伯恩哈德幸运一些,虽然得花上好一段时间复建,但至少还有重返岗位的可能,里斯的父亲则不然──即使捱过了濒临死亡的伤势并存活下来,完全残废的左腿却逼得他不得不退役。

  继驾驶员的伤势后,又来了更糟的消息。在分析师们的预测中,新的怪兽将在一星期后登陆他们所在的海岸线。不仅两对驾驶员中都只有一人能如期出战,两具机甲的毁损程度在一时半刻间也无法完成修复。

  所幸在所有坏事接二连三降临时他们还有几个好消息。

  一具新型号机甲正赶上出厂,而两位没有负伤的驾驶员的脑波扫瞄与对打测验结果也十分匹配。迫于所剩无几的时间,里斯与弗雷特里西就这么一刻不容缓地被指挥官米利安塞进了全新的驾驶舱,开始了共感连结的测试。

  ※ ※ ※ ※

  ‘准备好了吗,男士们?’C.C.轻快的嗓音从耳机里传来,身为机甲猎人系统规划师的她一向负责在战斗中监督驾驶员们的状况,这次测试中也是如此。

  “OK。”
  “等不及啰。”

  ‘里斯、弗雷特里西,别把自己逼得太紧。如果有异状你们随时可以喊停,懂吗?’尽管是米利安自己下了让他们合作的决定,他听起来还是有点担忧。搭档在战斗中重伤的记忆可能会在连结时涌上并严重影响驾驶员,更别提事情才过去没多久。

  “了解,长官。”
  “没问题的。”

  ‘啊啊,希望如此,’米利安叹道。不过他接下来立即换上了严肃的口气,仿佛之前的担忧不曾存在。

  ‘那么让我们开始吧。这里是指挥官米利安.布鲁多,你们即将正式进入驾驶员到机甲猎人的神经元连结测试──’
  ‘开始启动神经元连结,进入倒数……’

  随着指挥中心传来的指令,系统的机械提示音响起,驾驶舱的显示屏上也接连浮出各种载入的数据。在各色光影闪动中弗雷特里西分心看了眼他的新搭档,后者看上去有些紧张。

  “没事吧?还在担心你父亲?”他忍不住开口问道。

  说实话能和里斯站在同一个机舱内,弗雷特里西是有些兴奋的。从训练所时代起他就十分景仰里斯,后来更是看着里斯与父亲携手缔造了王牌的传说。只是当上驾驶员后因为任务的关系经常往返世界各地,里斯向来也不善交际,两人私下的情谊便仅止于点头之交而已。

  这次合作对弗雷特里西来说是不可多得的、能够更加接近里斯的机会,因此他显得是干劲十足。然而相较之下,里斯看上去却是十分心神不宁。

  “他会好起来的。”里斯有些不自然地朝他笑了笑。
  青年将视线转回面前的显示屏沉默了几秒,又再度开口:“说起来你和我,都是第一次和其他人连结吧。”

  “是啊,感觉还真奇怪,”弗雷特里西同意:“但相信我,我有预感我们会合作得挺不错的。”

  “嘿,你说了算。”里斯微微向上牵扯了下嘴角,看起来没那么紧绷了。他做了个深呼吸,再度对上弗雷特里西的视线:“怎么样,准备好进入我脑海中了吗?”

  弗雷特里西回以一个自信满满的笑容:“当然,我会尽量跟上的。”

  ‘……三、二、一、零──连结开始。’

  ※ ※ ※ ※

  就如同过去无数次连结的经验,记忆开始在眼前一幕幕闪现。

  弗雷特里西看见老家的房子、双亲与他们养的狗、自己追着八岁的伯恩哈德,笑闹着跳进艳阳下的湖水里……几乎和过去连结时一样,全是他熟悉的场景。身为双胞胎他和伯恩哈德几乎没有分开过,从童年、求学、训练甚至到成为驾驶员后依然如此,两人在建立连结前早已共享了大部分的记忆。

  接着画面变了。

  炙热的铁工厂、父亲工作的背影、格斗术对练后一罐冰凉的汽水、十二岁的自己对父亲成功使出了过肩摔,他躺在地上喘着气哈哈大笑,狼狈中又带着几分骄傲……

  那些全是从未见过的、属于里斯的记忆。他能够清楚地分辨出这点,但同时也惊讶地发现那些记忆带着一份莫名的亲密感,仿佛自己不曾分割的一部分。

  ‘连结已建立,校准完成。’

  随着提示音响起,现实世界回到了眼前,记忆的影像与那若有似无的亲密感也随之淡去。此刻在他们面前的是从驾驶舱望出去的机棚内部景象,雷达图示在显示屏一角规律地一闪一灭。

  ‘里斯、弗雷特里西,你们接下来需要做一些基本动作来测试性能,’米利安的声音再度从耳机传来,‘请跟随我的指示。’

  ““收到。””他们异口同声地回答。

  基础性能测试从伸展上臂开始。举臂、抓握、放下,接着是踏步、旋身与更加复杂的动作。令人惊讶地,他们的节奏配合得近乎完美,仿佛连结过上百次的老搭档一样。

  连结的强度十分良好,稳定度也很高呢,他们听见C.C.在耳机里这样赞叹着。的确,和原搭档连结时的感觉几乎相差无几──同样的念头在两人心中闪过,让他们不由得会心一笑。

  ‘你们两位真的很合拍啊。’C.C.笑着说。

  但弗雷特里西在高兴之余,却也隐隐地感觉到一丝不安。他不确定那丝微弱的不安究竟是来自他自己,还是正与他连结着的里斯。

  没事的,我们现在不是配合得很不错吗?就像原先预想的那样。况且只是在机棚内摆摆动作,还能够发生什么事呢?弗雷特里西摇了摇头,把不安的念头抛到脑后,重新将精神集中于操纵机甲上。

  最后在他们依照米利安的指令做了个180度的转身后,基础性能总算是测试完毕,紧接着便是武器与防御机制的测试了。

  ‘……接下来试行防御机制。里斯,请你展开右侧护盾。’

  “收到。”

  嘿,米利安听起来好像没那么紧张了,就说我们一定可以的嘛。弗雷特里西有些分神地望着里斯转过头去操作控制面板,心里还存着‘想必接下来的测试也是小菜一碟吧’的念头。然而就在里斯举起手的那瞬间,对方的眼神突然变得空洞而茫然,仿佛正在注视着什么不存在于此处的事物。

  不好。弗雷特里西心中警铃大作,但在他能够反应过来前,事情就发生了。

  他们被一阵剧烈的冲击击中,整个驾驶舱猛地晃动起来。火花从舱顶像雨般洒落,系统的警示音发疯似地响起,一只巨大的利爪仿佛扯烂厚纸板般轻易穿透了舱壁,两人同时发出痛苦的喊叫,血液沿着战斗服的隙缝从副驾驶的左腿淌下、滑过机舱地板──

  然后弗雷特里西被一股强烈的怒意狠狠击中。
  那股情绪太过鲜明,他差点被拖着一起陷进去。

  ‘……里斯,注意,你已经偏离连结了!重覆一遍,里斯,你已经偏离连结了!’米利安急迫的警告声将弗雷特里西拉回现实,他才发现刚才的一切不过是里斯记忆的闪现。弗雷特里西眨了眨眼,试图稳定心神,但随即发现他的搭档仍旧深陷记忆之中,什么也没有听见。

  “冷静点、里斯,那只是记忆,别被它影响了!”弗雷特里西朝对方大喊,试图在依然时不时闪现着的记忆与现实影像中唤回青年的注意力,然而从里斯身上传来的强烈情绪波动也不断冲击着自己,使得他几乎难以自持。

  他们之前的连结很强,因此里斯所感受的一切几乎毫无保留地传达给了弗雷特里西。透过对方,弗雷特里西感受到了从未与他连结过的另一人身上传来的痛楚──尽管那只是里斯的记忆,驾驶服甚至没有放电(当然不会有,毕竟机甲没有实际毁损)──弗雷特里西却切身地体验着那股椎心的疼痛,还有里斯暴烈的怒火。

  杀掉它、杀掉它、杀掉它、杀掉它──

  想要狠狠撕碎砸烂毁灭眼前敌人的想法如诅咒般不断灌进脑海,再加上左腿被撕裂的剧痛幻觉让弗雷特里西承受不住地呻吟出声。他咬着牙,表情因痛苦而扭曲,却仍是不放弃地继续尝试着呼唤里斯。然而青年已经完全被狂暴的怒意蒙蔽了理智,心急如焚的弗雷特里西看着里斯解开了护盾,切换成攻击模式,手上的武器随即开始充能。

  杀掉它、杀掉它、杀掉它、杀掉它──

  糟糕!弗雷特里西暗叫不妙,如果在机棚内击发武器,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里斯,听我说、该死,里斯!”明知对方可能听不见他,他仍是不顾一切地朝青年吼道,也不知道怎么的,那句话语便再自然不过地从脑海中浮现,脱口而出:“别被愤怒驱使了,驾驭好你的愤怒!”

  那瞬间,他──他们──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重叠了。

  沐浴在断裂线路洒落的火花之下,里斯的身影僵住了。青年缓缓地回过头来,那双蓝眼对上弗雷特里西的视线,仿佛直到此刻才意识到他的存在。

  接着铺天盖地的狂怒之潮瞬间退得无影无踪,留下了一阵微弱的、只有弗雷特里西感觉得到的混乱与动摇。

  充满火花、破裂扭曲的机舱景象完全消失了,完好无损的全新机舱再度回到眼前。失去了所有气魄的里斯垂下双眼,同时解除了攻击模式。

  “抱歉,我失常了。请求测试中止。”
  “慢着、里斯……?!”

  耳机里传来了叹息声:‘请求准许。’

  “米利安……!”刚从疼痛感中解脱、仍旧觉得有些虚弱的弗雷特里西不服地打算抗辩,却被米利安接下来的话语打断。

  ‘──但是你们明天必须做好准备,和今天同样时间,准时到机棚待命。我们重新再做一次连结测验。’

  里斯抬起头,慌乱地看向显示屏:“可是、米利安──”

  ‘这是命令。’米利安以不容置疑的语气结束了通讯。

  ※ ※ ※ ※

  “里斯——里斯前辈——!”弗雷特里西气喘吁吁地追在后头喊着,让一出机舱、卸下装备后就快步向外走的里斯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抱歉,弗雷特里西,让我一个人冷静一下。”里斯看起来十分疲倦,和平时充满自信神采的模样大相迳庭。他丢下了这句话便继续向机棚顶层走去,但弗雷特里西仍是锲而不舍地追了上来。

  “前辈,有些话我必须和你谈一谈……”

  “下次吧。”

  “不,现在。”

  弗雷特里西看上去十分坚持,拗不过他的里斯只得叹了口气,示意他跟上自己。

  他们走出了建筑物,来到开放的顶层,从这里能够看到大海一望无际地延展开来,波浪在脚下摇晃。不远处位于海岸线的城市灯光倒映在海面上,闪烁着点点光芒,有如一片在脚下晃动的破碎星空。

  里斯倚在栏杆上,望着海面沉默了许久。弗雷特里西几次想要开口,但看着对方脸上的神情却又不知怎么地作罢了。

  最后是里斯自己打破了沉默,率先开口。

  “我应该让你失望了吧,”他挤出一个苦笑:“在连结测试中被记忆影响至失控,如此基础的错误根本不该发生。现在连这点自制力都没有的我只会让你在实战中陷入危险,或许我该和米利安坦白……”

  “不,不是那样的。”弗雷特里西摇了摇头,“其实我想说的是,能够和你合作我真的非常高兴,里斯。”

  里斯将望着海面的视线转了回来,神情有些诧异。

  弗雷特里西继续说了下去:“那时候闪现的你的记忆,是上一次任务对吧?”

  里斯移开视线,点了点头,那是他最懊悔的,从父亲受伤后便不停折磨着自己的一个瞬间。如果当初自己没有冲动地只想着攻击,而是快一点展开防御,只要再快上那么一点点就好,父亲或许就不会落得重伤的下场──

  “那时我感觉到,在你排山倒海而来的怒意之下只有一个单纯的念头,就是你无论如何都不想失去他。”

  “即使是以怒意的形式表现出来,但那份心情比什么都强烈。如果同样的事情再发生一次,我想你会豁出一切守护你的搭档,对吧。”弗雷特里西笑着:“这样我就安心了。”

  里斯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难道你不会害怕吗?我的不稳定很可能会连带影响到你,如果再失控下去,如果下次没有人把我叫回来……”

  “嘿,但是别忘了,你不是一个人。”

  迎着徐徐吹来的海风,弗雷特里西斜倚着护栏,仰起头继续说道:“当时我们同样遭受攻击,伯恩哈德也受伤了,但他并没有让我独自承担一切。要不是他硬扛着伤势配合我操作,我是不可能在一个人维持机甲稳定的状况下还能腾出手给怪兽嘴里来一炮的。你知道,只要连结还在,我们就仍在共同战斗。”

  “那时你父亲也没有让你独自承担一切。他在你就要失控的关头把你拉回来了,不是吗?”

  那双映着灯光的绿眼率直地望进里斯眼底。青年怔了下,接着了然地苦笑了。

  在测试失控时,弗雷特里西喊出的不正是父亲时常告诫自己的一句话?父亲出事时,也是那一句话让几乎暴走的他找回了理智。

  里斯知道自己的个性向来冲动,在战斗时对于愤怒的控制也特别不良。虽然平常总是努力地压抑着脾气,但最能让自己冷静的或许还是父亲的话语吧。如今父亲必须退役,自己在战斗中失控的可能性也成了在心头徘徊不去的巨大隐忧。

  但回想起来,或许他与父亲的这份默契已经透过连结传承给了新搭档。

  “你应该也了解这一点吧,连结能让人变得强大,因为我们不再是一个人。在你状况不佳、甚至负伤倒下时,我仍会站在你身边。”

  “我相信你,里斯,你能够信任我吗?”

  面对弗雷特里西的表白,里斯闭上了双眼。对于将生命托付给自己的后辈,自己究竟有没有能力去承担呢?

  不,对方托付给自己的并不单是责任。就算父亲不在了,你也不必一个人独自与冲动战斗,在说出‘我信任你’的同时,弗雷特里西仿佛也这么说着。

  他托付给自己的除了责任外,还有信心与支持。都到了这份上,自己岂能再逃避下去?

  “谢谢你,弗雷特里西。”迎面吹来的海风十分清爽,仿佛连那些徘徊心头的阴霾都被吹散了。里斯如释重负似地吐了口气,露出了许久以来第一个真正轻松的笑容。





  “那么──准备好在明天的测试中好好地吓米利安一大跳了吗?”弗雷特里西促狭地笑着问,同时邀请似地朝里斯伸出手。

  里斯毫不迟疑地握了上去:“那当然!”



End.


想看连队男人开机甲很久啦><!!这种打怪兽保卫世界的事情本来就是他们的本业嘛!
共感连结的设定真的各种浪漫毙,去爬环太资料的时候真心觉得这部电影实在有太多适合同人发挥的设定啦!好萌好萌!
这篇的篇名”United we can never fall”也是从环太片尾曲的歌词来的,因为那句真是戳死我啊浪漫到快哭出来…TTTT
很喜欢那种‘只要拥有彼此就没有任何事物能伤我们分毫’的感觉
难得写了不是肉文的东西(…)还满开心的,写写关系半生不熟的前辈和闪山也满开心的
前辈的愤怒这点平常好像很少会去描写,总之算是尝试了各种没写过的东西吧!


最近想把UL的旧作挑一些丢上来,不知道有没有人有兴趣呢XDD

主要都是里斯相关的,真的是很喜欢前辈啊!

评论 ( 2 )
热度 ( 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