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志當條好觸手。
無節操雜食性大食怪
熱愛逆CP
觸手窩:www.plurk.com/ari1654

[烛压切] 直到烛火燃尽之前(1)

※ 狗血玻璃渣走向,光忠断刀不可避

※ 大约是个用尽生命剩下的时间在努力谈恋爱的故事

※ 真的是烛压切(。

※ 伽罗酱的戏份只有这边而已,黑洗下面会出場

 

 

 

  哐当。

  摔在地上的陶制小碗从中间裂成几瓣碎片,还冒着滚烫热气的浅褐色汤汁沿着磁砖的缝隙流淌扩散。烛台切反射性惊呼了声,没有被黑色手套覆盖的手腕处立刻被烫得发红,一旁的大俱利伽罗反应倒很快,就着身在水槽边的地理优势,他顺手拉过对方溅到热汤的左手拧开水龙头。

  “嘶、”烛台切的手掌在冷水冲上皮肤的瞬间抽搐了下,而大俱利伽罗没有漏掉他咬在齿间的痛呼。

  “这是你今天摔掉的第三个碗,光忠,”大俱利伽罗偏过头盯着他,“你的手怎么回事?”

   “抱歉,我会注意的……”烛台切游移地撇开眼神,那种逃避似的回答让人觉得果然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这不是今天的第一次了,这么想着的大俱利伽罗抓过烛台切的手腕,但在手碰上腕口的瞬间对方突然显得惊慌起来。

  “等等,俱利伽罗……!”烛台切试着抽回手,然而他抓得很紧,没用几下就剥下了对方的黑色手套。毫不意外地,男人手套下的指掌密密实实地缠上了一层绷带,被汤汁与自来水浸湿的绷带变得有些半透明,内层隐约能够看见一些深色的块状痕迹,不过在大俱利伽罗能够看清楚前烛台切便挣脱了开来,很快地缩回了手拿起一边的毛巾擦拭起来。

   “抱歉哪小俱利,弄得一团乱……”烛台切仍然没有对上他的视线,而是神情困扰地看向地上味噌汤与碗的残骸。对方弯下身看起来似乎是打算善后,被拿来擦拭的毛巾还缠在左手上。

  “喂、光忠,”大俱利伽罗见状忍不住伸手拉住了男人,对方这才终于回过头来看他。见他皱起眉头盯着自己想要问些什么的的模样,烛台切摆了摆手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嗯,手吗?没事的,只是今天畑当番不小心弄的,不是什么严重的伤。”

  “啊啊,是吗。”大俱利伽罗盯着眼前模样狼狈的长船太刀沉默了一会儿,接着开口:“去处理你的手,剩下的我来就好。”

  “欸?小伽罗没问题吗?马上就是晚餐时间了,煮好的饭菜都还没装盘……”

  “哼,不过是装盘而已,我一个人就够了。”

  大俱利伽罗按住烛台切的肩膀,脸上表情摆明了一副不容多说的模样。烛台切怔了下,随后露出一抹缓和的苦笑:“啊啊,小伽罗好可靠哪,相较之下我真是太不帅气了。”

  “好了别啰嗦,快去。”

  “嗯,你知道公用的勺子放在什么地方对吧?还有大的盘子……”

   就像往常一样。过度琐碎的仔细叮咛,几乎完美的温柔笑容。让人几乎能够相信他口中说着的‘没事’,但大俱利伽罗并没有忘记比任何刀都要注重仪态的烛台切光忠有多么善于隐藏他所谓‘不帅气的样子’。正因为清楚这点,所以更不能放任对方这副模样,因此他不顾烛台切嘴里的叨叨念念,态度坚决地把男人推出了厨房。

  离开炉火的高温后门廊外灌进来的微凉空气拍在脸上,瞬间让人清醒了几分。烛台切将背部靠上走廊的墙面,深深叹了口气。大俱利伽罗虽然总是摆着一张冷漠的脸却是个细心的孩子,他肯定察觉到什么了吧,自动地担下自己的工作也是生性冷淡的他难得一见的温柔。男人举起右手抹去额头上的汗珠,在目光扫过手腕时却沉下了脸。

  和隐藏在绷带之下相同的,不祥的深色痕迹。

  “又扩散了……吗?”他喃喃自语道,从前额滑落的手掌捂住了脸。

 

 

TBC.

 


以前发过开头的部分,但这一年间太忙了一直拖着没更新

这次加笔扩写后重贴,再加一篇新进度,希望填得完坑XDDD”



评论
热度(16)

© 亞里是條普通的觸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