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里是條普通的觸手

立志當條好觸手。
無節操雜食性大食怪
熱愛逆CP
觸手窩:www.plurk.com/ari1654

[R18/赤安] 互利共生 01 - 自制偏误

※ 一个赤安怎么从炮友开始的故事

※ 原作向/不甜/纠结得要死

※ 2017.7.16 修正加笔


自制偏误

Restraint Bias


  “早安,FBI。”

  欢快的青年嗓音在耳边响起时,赤井秀一几乎以为用力抵在下颚、陷入皮肤的那块硬物是手枪冰冷的枪口。

  过去一个月来他几乎没怎么睡,因此即使遭受生命威胁的错觉让他反射性睁眼,被硬挖出深度睡眠的脑袋仍是花了比往常要久的时间才清醒过来。空气中有食物的味道,赤井眨了眨酸涩沉重的眼皮,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进了房间的安室透坐在床头,一边嚼着松饼一边用餐刀圆钝的尖端往他的下颚戳。

  “噢,总算醒啦?你吓坏的表情还真有趣,早知道应该拍下来留作把柄的。”

  一瞬间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的困惑感让心脏跳得飞快,赤井费了一番工夫才想起这里是昨天结束任务后顺便入住的某家饭店房间。“……安室君。”他缓了一阵,总算慢吞吞地喊出对方的名字,“有打算告诉我这次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吗?”

  就像是单纯的招呼语而不是疑问,赤井的语气里听上去没有太多意外的成分,也没有提到架在喉头上的那把餐刀。安室像是对他的理所当然不太满意地啧了声,故意让那把餐刀又多陷进皮肤里几厘米。

  “装得好像FBI不知道我们也盯着这次行动一样,不过是隔了几个县的城市而已,我要找到你能有多难?”青年对他笑了笑,接着收回手又切了一块浸满糖蜜的松饼塞进嘴里,“应该不需要特别提醒你吧,我太过了解你的习惯这一点。”

  是啊,习惯。

  自己的习惯早被安室摸了个彻底,但说到底那也是他自己种下的因。他们之间那项秘密的合作协议正是赤井提出的,然而碍于两人的多重身分,光明正大见面可能会招致不必要的怀疑:顾虑到仍潜伏在组织中的水无怜奈与自己在官方纪录上的死人身分,赤井现在执行FBI的任务时仍不能用真面目示人,同时为了不给借住的工藤家与隔壁的博士惹上麻烦,也不能每次都用上‘冲矢昴’这个变装。为此他确保了安室总是有方法找到自己──一开始是他刻意为对方留下自己行踪的线索,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算不这么做安室仍然能够找到他。

  简直像头训练精良的寻血猎犬,他想。一旦那灵敏的嗅觉锁定了猎物后,即便是试图涉水洗去痕迹,猎犬仍有办法追上来。

  “我们都是习惯的动物,”赤井叹了口气,起身下床打算找水喝;同样身为经验老道的探员,他很清楚一个人的习惯就有如猎物的气味踪迹之于猎犬一样。不过比起安室是怎么进到房间里来的,此刻让他更在意的是像灌了整吨水泥般沉重混沌的脑袋──就算是长期缺乏睡眠,自己也不至于昏睡到连挂炼被撬开的声音都听不见,更别提宿醉的可能性了,昨晚他不过在饭店的酒吧喝了一杯调酒而已……

  ──糟了,那杯是什么来着?

  “昨晚的那杯 Silent Third 还合您的口味吗,亲爱的客人?”

  以苏格兰威士忌、白橙皮酒与柠檬汁组合成的调酒,从基酒到名字都带着针对性的恶趣味,自己怎么会没注意到呢。“如果没有掺安眠药的话还不坏,酒保先生。”他揉了揉太阳穴用仍带着倦意的嗓音回答,慵懒而沙哑的语调仿佛连声带都生了锈一样。安室透确实是个很棒的演员,那位酒保从外貌、气质、神态到语调都全然陌生,他根本没有提起一丝一毫的戒心。

  “不过我不记得我有下手这么重啊,等你醒来等到都饿坏了,幸好这里的客房服务还挺不错的,”安室带着一贯针对他的小小恶意愉快地说,“看你皮夹里现金挺多的我就点了最贵的那份。”

  FBI探员瞄了眼自己摊开在床头柜上的皮夹,又叹了口气:“不妨直接告诉我吧,安室君,你这次过来是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对方意外爽快地表明了来意:“那条你们花了快一个月才把他弄上岸的大鱼──我要他的下游药商名单。”

  “哦──?”他慢悠悠地拖长了音。昨天才收网,今天就像闻到鱼腥味的海鸥一样来了,一如往常地消息灵通哪。“所以需要这份名单的是波本、安室透还是降谷零?”

  “我们来打个赌如何?你赢了我就告诉你。”

  “而你赢了的话就要那份名单是吗?”

  “那是当然的。”

  赤井直直盯着青年,像是试图从对方脸上的微笑里解读出其他涵义,“但你也知道这样的筹码要交换这份情报是远远不够的吧,安室君。”

  事实上那根本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机密,分享这项资讯对他来说也只是省去了对方花时间收集同样情报的举手之劳而已,不过他仍带着几分刁难的意味补了一句,权充自己被下药与抢劫的报复:“FBI可没有和日本公安共享情报的义务。”

  安室的微笑里瞬间充满敌意:“别忘了你们现在是在别人的国土内行动,找个理由把你们遣送出境可是再简单不过的哦?”

  “好吧,你还有什么要提供的?”他耸耸肩走到茶几旁,拿起上头的瓶装水拧开盖子灌了一大口。

  安室放下空了的餐盘从床上起身,用一种猫般慵懒而优雅的姿态晃到他跟前,暧昧地把手臂环上他的颈子,仅仅披挂着一件西式饭店浴袍的柔韧躯体随即贴了上来。

  “有你想要得不得了,没办法拒绝的东西。”对方凑近他耳边,语气里带上了几分明显的挑逗。


这里上车


[TBC.]

02 - 吊桥效应(上)

02 - 吊桥效应(下)

03 - 防卫机制(上)

03 - 防卫机制(下)

评论 ( 7 )
热度 ( 15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