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志當條好觸手。
無節操雜食性大食怪
熱愛逆CP
觸手窩:www.plurk.com/ari1654

[R18/赤安] 互利共生 01 - 自制偏误

※ 一个赤安怎么从炮友开始的故事

※ 原作向/不甜/纠结得要死

※ 2017.3.16 修正加笔


自制偏误

Restraint Bias


  “早安,FBI。”

  欢快的青年嗓音在耳边响起时,赤井秀一几乎以为用力抵在下颚、陷入皮肤的那块硬物是一把手枪冰冷的枪口。

  过去一个月来他几乎没怎么睡,被硬挖出深度睡眠而发出抗议的脑袋花了比往常要久的时间才清醒过来,空气中有食物的味道,赤井撑开酸涩沉重的眼皮,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进了房间的安室透坐在床头,一边嚼着松饼一边用钝端的餐刀往他的下颚戳。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他开口,就像是一句单纯的招呼语而不是疑问,语气里听上去没有太多意外的成分也没有提架在喉头上的那把餐刀。安室像是对他的缺乏反应不太满意地眯细了眼,但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收回手又切了一块浸满糖蜜的松饼塞进嘴里。

  “说来话长,”把食物咽下去后青年侦探放下刀叉,交叉双手手指撑住下颚对他笑了笑,“不过你应该也知道,我可是太过了解你的习惯了,要找到你还能够有多难?”

  顾虑到仍潜伏在组织中的水无怜奈,他现在出FBI的任务时仍不能用真面目示人,并且为了不给借住的工藤家与隔壁的博士惹上麻烦,也不能每次都用上‘冲矢昴’这个变装,但安室总是有办法找到他。青年老是用那句话来回答他的提问,习惯。他几乎也快要习惯安室有事没事就出现在自己面前、并不时向他索取一些甜头这件事了。

  “我们都是习惯的动物,”赤井叹了口气,老实说此刻比较在意的是像灌了整吨水泥般沉重混沌的脑袋,他很清楚自己就算是长期缺乏睡眠也不至于深眠到连挂炼被撬开的声音都听不见,而昨晚他不过在饭店的酒吧喝了杯调酒——糟了。那杯是什么来着?

  “还喜欢我昨晚请你的Silent Third吗?”

  以苏格兰威士忌、白橙皮酒与柠檬汁组合成的调酒,从基酒到名字都带着针对性的恶趣味,他怎么会没注意到呢。“如果没有掺安眠药的话还不坏。”赤井仍带着倦意的嗓音慵懒而沙哑,仿佛连声带都生了锈一样。

  “不过我不记得我有下手这么重啊,等你醒来等到都饿坏了,幸好这里的客房服务还挺不错的,”安室说,“看你皮夹里现金挺多的我就点了最贵的那份。”

  FBI探员瞄了眼自己摊开在床头柜上的皮夹,又叹了口气:“有话直说吧安室君,这次你想要什么?”

  “听说你们这次钓了条大鱼,花了快一个月才把他弄上岸是吧。”

  “还是一如往常地消息灵通啊。”

  “我要他的下游药商名单。”

  “喔——?”赤井慢悠悠地拖长了音,“需要这份名单的是波本、安室透还是降谷零?”

  “我们来打个赌如何?你赢了我就告诉你。”

  “而你赢了的话就要那份名单是吗?”

  “那是当然的。”

  “但你也知道拿这样的筹码来换这份情报是远远不够的吧,安室君。”赤井眯起眼对他摇了摇头。不过事实上那根本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机密,分享这项资讯对他来说也只是省去对方花时间收集同样情报的举手之劳而已,“FBI可没有和日本公安共享情报的义务,”他仍带着几分挑衅的意味刻意地补了一句。

  安室的微笑瞬间充满敌意:“擅自在别人国土内行动的讨厌家伙口气倒是很嚣张嘛。没找个理由把你们遣送回国已经算客气的啰?”赤井承认刚才那句套话的意图太过明显,而对方是不会咬这么简单的饵的。

  “好吧,你还有什么要提供的?”

  “有你想要得不得了,没办法拒绝的东西。”

这里上车


[TBC.]

02 - 吊桥效应(上)

02 - 吊桥效应(下)

03 - 防卫机制(上)


评论(7)
热度(127)

© 亞里是條普通的觸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