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志當條好觸手。
無節操雜食性大食怪
熱愛逆CP
觸手窩:www.plurk.com/ari1654

[赤安/秀零] 致那些日常的片刻 [04-05]

※ 来自同居30题,但不照顺序
※ 组织覆灭,两人已和解,降谷离开公安加入ICPO(国际刑警组织)的设定
※ 以很短的片段为主,但会尽量连贯

-- To the most ordinary little moments of our ordinary life.


4. 大扫除

  降谷这次来得很匆忙,除了必需品与几套换洗衣物外什么都没带,购物自然是必须的。不过为了确定稍后购物时不会漏掉些什么,他们在出门前先来了一次扫除。


  事出突然,而赤井本来就挺忙碌,除了把积了几天的外卖盒子和烟蒂扔掉外公寓内的清洁状态几乎和降谷过来之前一模一样。要让降谷住的客房还没整理,里面堆了少量杂物,原来就有的床架也还是那副空荡荡的样子。

  “这里面没有什么我不能看的机密资料吧?”降谷蹲在一个箱子前半开玩笑地说,但也有一半是认真的,分属不同机构的同行身分到底还是有些敏感,他们都熟知适当避嫌的重要性。

  赤井正在把床垫从衣柜间里搬出来,他探出头往降谷那边看了眼:“没问题,那里面是51区的研究报告。”降谷哈哈大笑打开了箱子,里头装的是吸尘器。

  或许是体内侦探的那部份天性使然,降谷特别注意到赤井就算在自家,私人物品所透露出的个人讯息程度也和他的办公室差不多。没有一般人会随手扔在茶几上的信件与帐单,但客厅角落有碎纸机;墙上与柜子上没有照片或海报,虽然有几幅装饰性的画但他想那不是赤井挑的。他昨天睡在赤井房里,对方的衣柜也非常无趣——他想自己必须找一天带赤井出去好好挑衣服。

  有着最多生活痕迹的地方是赤井的书桌。上头摆了笔电和一些工作上的文件,出于对个人空间的尊重他没有靠近细看,但不久前才被清空的烟灰缸、半瓶波本威士忌和酒杯倒是很难忽视。说起来昨天还没细看他的书架上都摆了些什么,降谷想或许自己等下该找个机会满足好奇心。

  安置好床垫后又回到衣柜间翻找东西的赤井再一次探出头来,这次他手上挂着一套小碎花床单被套组。“抱歉,降谷君,没有多余的床单了,只有前房主留下来的这个。”

  “噢不谢了,还是等会儿出去买套新的吧。”他把一边吸尘器搬出来,同时露出一副敬谢不敏的神情,“说到前房主,这倒是解开了我对你家的装潢竟然意外地有格调的疑惑。”

  “好过分哪,降谷君。”

  “你是实用主义者啊,从你挑毛巾和床单的品味看来东西只要能用就行了。同理,房子能住就行了,花心思在家具的款式和壁纸颜色是否搭调上简直是浪费精力,我没说错吧?”

  “确实是这样。”

  然后降谷启动吸尘器,留下赤井去烦恼客房内剩下的杂物要如何重新分配到他自己的卧室和外头储藏间这个难题。

  他推着吸尘器在高分贝的运转声下,一边哼着只有自己听得见的歌一边把整个屋内绕了一圈。他在客厅那面落地窗前伫足了一阵子,赤井的公寓位于十二楼,从高处看下去早晨的纽约风景还挺迷人。接着他进了赤井的房间,顺手把对方掉在地上的衬衫扔到床上,把每个角落都吸干净后在书架前停下脚步。

  书架最显眼的地方摆了一整套英文精装版福尔摩斯全集。降谷看着,忍不住微笑起来。



5. 浏览过去的相片

  降谷凑近去看那套福尔摩斯全集时发现书架上积了层薄薄的灰。

  那套精装书旁突兀地摆着一本日文版的《绯色的研究》,看起来有些旧了,有着被多次翻阅的痕迹。他忍不住抽出那本书,原本夹在里面的什么东西掉了出来。

  原本他以为那是一张白纸,伸手去捡时才发现那是一张背面朝上的照片。翻过来后降谷怔住了。照片中的海堤阳光明媚,宫野明美一手压住宽边遮阳帽,任由一头乌黑长发在海风中飞扬,朝镜头笑得和阳光一样灿烂。

  “那本书是她送我的。”赤井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他身后,降谷吓了一跳,感觉自己似乎不小心碰到了什么不该触碰的地方。

  “抱歉……”

  “没事的,不用道歉。”赤井接过那张照片,他垂下眼,拇指温柔地抚过照片中女孩的脸颊。降谷盯着赤井的侧脸,就算男人看上去很平静,他还是知道自己戳到了对方从未愈合、一直隐隐作痛着的旧伤。

  赤井拿着照片沉默地伫立了半晌,只有半盖住绿色眼珠的偏长睫毛在微微颤抖,最后他吐了口气,拿起那本绯色的研究打算把照片夹回去。

  但降谷阻止了他。

  他想是应该时候了。他们已经对彼此坦白过一切,从童年到如何成为执法人员,从卧底的原因到那场让降谷恨了赤井很久的悲剧。

  唯有撕开旧痂、清掉脓疮,然后等待时间作用,伤口才会真正愈合。

  降谷接过那张照片放在一旁的小立柜上头,然后他拿出自己的皮夹,打开最里面的夹层抽出一张被压得有些变形的照片。

  赤井想那应该是在警校毕业典礼拍的照片,礼仪服上的金色穗带与帽子上的警徽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四张年轻的面孔笑得开怀,仿佛前方还有无尽而遥远的未来在等着他们。

  “那个咬着牙签的大块头是伊达航,老是放话要在下次的测验上赢过我但直到毕业还是一次也没成功过。这两个家伙是老黏在一起的死党,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啊、戴墨镜的卷发是松田,他们后来一起进了机动队的爆裂物处理班。然后是你知道的……”

  他们的眼神停留在那上挑眼尾笑得眯起,留着稀疏胡渣,最后成了警视厅公安部卧底搜查官、曾经有过‘苏格兰’这个代号的青年身上。

  赤井将照片翻了过来,背面是降谷的笔迹,写着他们的名字与殉职日期。

  “我们不需要忘记他们。”降谷柔声说。但他们已经背负了这些亡灵够久,该是把他们从肩头放下继续前行的时候了,直到那些重量化为对亲爱之人的回忆,化为组成他们过去的一部份。


  赤井移开立柜上头的其他杂物,拿起那两张照片将它们在新空出来的位置并立起来比了比。

  “晚点去购物的时候,顺便买个相框吧。”他最后说。


[TBC.]


怎么越写越长,救命啊,压咩啰

说要撒糖结果这次还是手滑掺了玻璃渣对不起XDDDDDDDDD(死性不改)

&他们怎么还没出门买东西啊救命

评论(2)
热度(61)

© 亞里是條普通的觸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