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志當條好觸手。
無節操雜食性大食怪
熱愛逆CP
觸手窩:www.plurk.com/ari1654

[赤安/秀零] 致那些日常的片刻 [06]

01-03

04-05

※ 来自同居30题,但不照顺序

※ 组织覆灭,两人已和解並交往中,降谷离开公安加入ICPO(国际刑警组织)的设定

※ 以很短的片段为主,但会尽量连贯


-- To the most ordinary little moments of our ordinary life.


6. 一同出外购物


  打扫公寓花了不少时间,之后采买衣服与日用杂货又是好几个小时,但他们总算在傍晚前来到生鲜超市,准备把赤井家里那个光空在那里浪费电力的双门冰箱塞满食物。

  赤井一进超市就推着购物车习惯性地往冷冻速食区走,降谷跟着他走了几步,直到看见走道上头悬挂的标示牌惊觉不对,连忙一把抓住他。

  “喂慢着,有我在的时候你别想往购物车里放任何冷冻微波食品。”

  赤井回过头用一种‘不然还能吃什么’的困惑眼神看着他,那让降谷觉得十分胃痛。

  “你平常到底都靠什么过活啊赤井秀一。”

  “外卖、泡面、冷冻食品、罐头,”男人思索了一下,“任何可以保存半年以上,或是在五分钟内上桌的食物。”

  “……天啊我怎么会跟这种毫无生活格调的男人交往。”降谷整个人摊在购物车的扶手上,忍无可忍地揪着自己的头发,“还有罐头?你住在天杀的纽约市中心而不是明尼苏达的荒郊野外好吗!”

  “……但是我喜欢Campbell的罐头浓汤。”赤井微笑,神情突然变得有些柔和。“大概算是一种慰藉食物吧。”

  每个人多少都有几样慰藉食物的吧。那通常不是什么精致的美食,而是常见又便宜的简单餐点,唾手可得,又能够同时满足胃与心灵。慰藉食物总是连结着一份特殊的记忆与感情,在它促使着人从货架上拿起一个罐头、或是在街角驻足掏出零钱买下一些甜饼时你并不会注意到它,但仔细回想起来时,那些记忆总是快乐而单纯的。

  尤其是那些来自童年的回忆。

  “你也知道,我妈过去是MI6的探员,”赤井说。做为一个每天都要应付高强度工作压力的职业妇女是很辛苦的,更别提还有两个年幼的孩子要照顾的时候。在这种情况下如何适当地分配运用时间来兼顾家里所有人的基本生活需求是最首要的目标,而玛莉显然认为食物的美味程度不是一件值得浪费时间在上面的事情。

  “她……实在称不上会做菜,觉得食物只要能提供必要的营养和热量就行了。那时我们住的地方附近也没有几家能叫外卖的餐厅,于是我们的餐桌上不外是冷冻食品、水煮冷冻蔬菜,或是煎得又干又硬的鸡胸肉一类的东西。还有马铃薯,永远是水煮的。”赤井一边微笑地说着,同时推着购物车朝另一条走道走去。

  “在我妈那灾难性地索然无味的晚餐菜单里,罐头浓汤竟然是最好吃的一道,毕竟一个人的厨艺再怎么凄惨,也不可能把只需要加水搅拌后煮滚的罐头浓汤煮得难吃到哪里去。于是向来视晚餐为折磨的我只要见到有罐头浓汤的时候就特别开心。”降谷想像着年幼的赤井坐在腿构不着地面的大椅子上,双眼闪闪发光地拿着小汤匙喝浓汤的样子,最后还是忍俊不住地爆笑起来。

  男人在摆满罐头浓汤的货架前停下脚步,带着些许怀念的神情拿起一罐新英伦式蛤蜊浓汤,然后抬起那双遗传自母亲的绿眼看着他。

  “那你呢?你有什么慰藉食物吗,降谷君?”

  “……是三明治喔。”他回答,一边揩掉眼角笑出的泪。


  因为那是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能够做给自己吃的,最简单却又兼顾均衡营养的食物之一。


  他到现在仍清楚记得艾莲娜老师牵着他的手,小心翼翼地把叠好的三明治切成四个小小的三角。其实现在回想起来,面包的边缘切得歪歪斜斜,美乃滋也没有涂均匀,但老师还是拿起了一块送入口中,接着大力称赞他做的三明治很好吃。

  ‘好棒啊,零果然很聪明,老师教你的做法这么快就学会了。’宫野艾莲娜笑着帮他揩掉嘴角的美乃滋柔声说,‘这么一来老师就放心了呢,就算爸爸妈妈都很忙,但我知道零一定可以好好照顾自己的。’

  那时的他因为老师的赞美而开心着,觉得自己好像也能成为独当一面的大人了,连咬在嘴里的三明治尝起来都是充满成就感的味道。或许对做菜的兴趣就是从那一刻开始的吧;即使后来随着年纪增长,技巧进步了、会做的料理也多了起来,他仍会发现自己在超市购物时不知不觉地在提篮内放入三明治的材料,就像是一种戒不掉的习惯。结果那份简单的三明治即使在他化身为安室透、一边卧底一边在咖啡厅打工时也从来没离开过他的菜单,甚至还成了咖啡厅的招牌。

  到底也只是因为想要一再重温那份被谁如此温柔地爱惜着的感觉吧,他想。

  “火腿三明治是我学会做的第一道料理,”降谷说。“事实上初版的食谱非常简单,就只是把吐司、美乃滋、火腿和生菜叠起来而已,连小孩子都做得来。在美乃滋里加入味噌、把吐司预先蒸过、或是把莴苣叶泡一下温水的各种做法其实是我后来一点一点尝试与改良出来的,”他像是想起什么似地笑了起来,“还真没想过自己怎么会对一份简单的三明治如此执着。”

  “我在白罗咖啡吃过一次后就忘不了了,那是一份味道很温柔的三明治呢,降谷君。”

  “是吗。”降谷那双灰蓝色的眼里载满柔软的思念,“在我的记忆里,最初的那份三明治吃起来真的是非常温柔呢。”


[TBC.]


这系列怎么有不小心变得越来越长的倾向(怕.jpg

差点变成超无聊超市购物流水帐的一篇,感谢突如其来的罐头浓汤救援。

评论(7)
热度(58)

© 亞里是條普通的觸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