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志當條好觸手。
無節操雜食性大食怪
熱愛逆CP
觸手窩:www.plurk.com/ari1654

[赤安/秀零] 致那些日常的片刻 [07]

01-03

04-05

06

※ 来自同居30题,但不照顺序

※ 组织覆灭,两人已和解并交往中,降谷离开公安加入ICPO(国际刑警组织)的设定

※ 以很短的片段为主,但会尽量连贯


-- To the most ordinary little moments of our ordinary life.


7. 离家出走

  冬天的纽约日落得很早,不过下午四点多,在他们抱着满满杂货离开超市时外面已经亮起路灯。

  赤井发动车子缓缓地驶出了停车场,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降谷不自在地调整了下身上的安全带,车辆右侧没有方向盘的强烈违和再次提醒了他正身处于另一个陌生的国家的事实。此时正值圣诞节刚结束不久的日子,赤井打开收音机,广播节目中主持人正在请Call-in的听众们分享与家人团聚相关的温馨小故事。

   车窗外积雪的街道还残留着夕阳的最后一丝橘红色余晖,接着逐渐被染上城市的各色灯光。赤井注意到降谷沉默了下来。

  他在车辆行进间稍微分了点神从后照镜里打量对方的表情,“没事吧,降谷君?你的脸色好像有点差。”

  “没事,只是时差发作了,有点困。”降谷打了个呵欠,像是在刻意掩饰脸上的神情,接着把脖子上的围巾拉高,直到鼻尖埋进柔软的毛线里,“到家前让我休息一下吧。”

  然后他躺上稍微放倒的椅背,把双手抱在胸前闭上了眼睛。

  其实赤井很清楚为什么降谷会来美国。

  从他在机场见到降谷的那一刻起,对方一直表现得很有精神的样子,仿佛之前那些糟糕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一点伤疤和阴影。但他也知道降谷一向很擅长隐藏自己真正的情绪,因此特别留意了下,果然——在连降谷自己也没有注意到的时候,一丝难以察觉的疲倦会从笑容底下浮上来,像是残留在晴空中的一抹乌云。

  曾经他们都以为组织覆灭后便是结局,可以暂时从漫长的战斗中脱身,好好地在久违的阳光下呼吸。然而降谷始终没预料到自己会被卷入另一场腥风血雨,甚至被迫和他誓言效忠的对象对立。

  赤井很清楚降谷为了毁灭组织几乎付出了全部的心力,也知道他最后获得了什么样的待遇。他该得到的是与之相称的荣誉,赤井痛心地想着,而不是如此难堪地沦为政治角力下的牺牲品。

  在最后的收网行动中,当他们挖掘到最深处、准备将组织连根刨起时,意外地发现有一部分警界高层也牵连其中。这件事让耗费多年、甚至赔上好几位搜查官性命的整个卧底计划差点告吹,最后做为近年来最大的丑闻爆发出来,导致警界的金字塔顶端一阵大换血。而在卧底行动结束后,降谷接受了异常严格的调查。原因再明显不过,就像他自嘲地说过的那样,他是个太过出色的间谍。

  降谷本该是这次行动的最大功臣,况且他向来聪明而圆滑,深谙如何讨人欢心,理论上只要保持低调就能避开风头。但新来的上头打着肃清内部的大旗,对曾经亲身深入组织的他们这些一线搜查官甚至是整个行动抱持着极强烈的不信任感。于是他身为卧底时做过的所有事情被翻出来一一检视——仿佛审问战犯一样的对待。

  既然必须深入黑暗并融入其中,双手就不可能是干净的。即使他自认问心无愧,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过去那些游走在灰色地带的抉择现在都成了被用来钉死他的双面刃,在体制的压迫下,降谷发现自己孤立无援,甚至无力还手。最后他累了,也绝望了,索性放弃抗争,用算是保有最后一丝尊严的方式脱身(这还得‘感谢’高层仍记得他的贡献与才能,没有泯灭人性至剥夺他递出辞呈的选择)。

  被誓言效忠的警察厅放逐、被挚爱的国家背叛,他为日本奉献了一切,到头来却发现自己在这里失去了归属。他的父母早逝,没有其他亲人,在年幼时曾照顾过他的宫野艾莲娜早在很久以前就命丧组织之手,就连警校时期的亲密朋友也已经先后殉职。

  于是当过去的长官从纽约打来电话时,他毫不犹豫地接受了ICPO的邀约,抛下日本的一切逃来纽约。就像个离家出走的孩子一样,往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寻找可能是他仅剩的、最后的依靠。


  ‘……所以不如趁着佳节气氛,对重要的家人说出自己的心意吧?感谢他们的陪伴、对他们说声我爱你,就是件最棒的礼物了。’车里广播节目还在继续,主持人语调轻松地谈论着,‘像我的话,真希望女儿可以像小时候那样对我撒撒娇呢,但看来还是不要对叛逆期的青少年怀抱希望好了。’来宾闻言哈哈大笑起来。

  ‘……那么我们今天的节目也该告一段落了。如果你有疲倦或是迷惘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家,是个永远能够接纳你的地方。一个你知道不管在外头发生过什么事,都能安心回去的地方。’主持人在广播里下了结论。

   赤井又看了后照镜一眼,发现降谷并没有睡着。他开口喊了他一声。

  “降谷君。”

  “……嗯?”

  “想要撒娇的话可以哦,我不会笑你的。”

  “闭嘴。”降谷翻了个白眼转过头去望着车窗外的景色,不想看他。有很长一段时间除了广告节目外,就只剩下沉默在他们之间蔓延。但最后他还是开口了,声音微弱得几乎要消失在汽车引擎运转的声音里。

  “……我觉得我好像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回去了。”他说,双眼盯着车窗外飞逝的路灯,握成拳的手指紧紧掐进掌心里,也不知道赤井有没有听见。

  “……降谷君。”赤井又喊了他一声。

  “干嘛?”

  “只要你愿意,你随时都可以回来我这里。我的大门会永远为你敞开的。”

  “……嗯。”

  他想自己大概是太过困倦到没有力气去讽刺一下对方老掉牙地戏剧化的句子,所以就只是安静地应了声。眼前的景色不知怎么地就模糊了起来,降谷盯着车窗上倒映着的男人侧脸的影子,轻轻吸了下鼻子,然后用力眨了眨眼。


[TBC.]



我知道这看起来像整罐玻璃渣但我说他是糖就是糖(((任性

评论(14)
热度(34)

© 亞里是條普通的觸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