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里是條普通的觸手

立志當條好觸手。
無節操雜食性大食怪
熱愛逆CP
觸手窩:www.plurk.com/ari1654

[绯色组] POI paro

※ 短短的,没头没尾


  赤井的手掌沾满了血。

  他想血迹一定留下了一条不能再明显的尾巴,但他已经没有力气去在乎了。

  耳麦和手机大概是在那场把他从二楼抛出去的爆炸中坏了,他那时狠狠摔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整个脑袋嗡鸣作响,鼓膜痛得要裂开,肋骨感觉起来像是断了好几根;但至少他没弄掉手上那把格洛克,手枪立刻就派上了用场,他甚至还没来得及从地上爬起来,就得朝被爆炸引来的那些追兵开火。

  幸运的是他成功打穿所有人的膝盖逃了出来;不幸的是腹部也在那时挨了一枪。

  比起自身的伤势,和小朋友失去联系让他更加焦躁不安。前FBI探员凭着记忆中的阴影地图往他认为可能是安全的地方逃,组织的AI就像新一的‘机器’一样,街上的每只监视器都能成为它的眼。此刻失去了引导的他就像只瞎眼的老鼠,盲目地在街道上乱窜,随时可能会撞到追捕他的猫。

  男人最后在一条狭窄的暗巷内停下脚步,背靠上长满青苔与霉斑的砖墙,弯下身痛苦地大口喘息起来。他没有办法再跑了,每次呼吸肋骨便像烧灼一样地锐痛,失血让他浑身发冷,眼前的景象随着每次眨眼更模糊几分。

  “……小朋友……听得到吗?”赤井敲了敲失去反应的隐藏式耳机。能听见的仍然只有一片沉默,还有爆炸后还没退去的强烈耳鸣。

  也因此他没有听见从远处接近巷口的脚步声,直到眼前的光线一暗,男人才猛然转身,用不稳的双手举枪瞄准了眼前的人影。

  (难道就要到这里为止了吗?)

  “哇喔,别开枪,我可不想和你一起死在这种躺上几十年都不会有人来收尸的地方。”

  来者无害地举高双手,赤井眯着眼,从逆光中勉强辨认出对方浅色的发丝,还有戴着白手套的右手上那把小巧的P7M8。

  “……安室君。”

  赤井放下了枪,放松的瞬间一阵剧烈的晕眩感吞没了他。

---

  再次意识到的时候,身体被谁撑住了,对方扛着自己的肩,将大半的重量都揽到了身上。赤井脚下踩着虚浮的步伐和对方一起缓慢前进,恍惚中听见安室正对着谁说话。

  “……就说我一定能够找到他的不是吗?别担心,会好好把他带回去的,新一君。”安室的声音显得有些遥远。

  啊啊,是呢,自己在爆炸后失联肯定让年轻的小侦探担心得不得了。他能够想像对方在荧幕前焦急地搜索任何一丝能够确认自己生还的迹象,同时压抑着心中的慌乱向安室请求支援的模样。

  即使少年一向拥有超龄的聪明才智与冷静,但他很清楚对方骨子里到底还是个孩子。

  他也想听听新一的声音。

  才这么想着,原以为已经损坏的耳机发出一阵粗糙刺耳的电磁干扰,伴随着断断续续、参杂了大量杂音的话语。

  ‘……井…生?……赤井先生?……听得…吗?’

  “……我在。”

  ‘啊、赤…先生……!能听…你…声音真是太好了!’

  不知道是不是过多杂讯造成的错觉,耳机那头传来的声音里除了喜悦之外还夹了点鼻音。

  “……我也是呢,小朋友。”赤井微微勾起了嘴角。仿佛某种生理制约,或是某种跨越了理智的直觉反应;明明知道他们都还没真正脱离险境、回到安全的阴影之下,明明只是单纯地听见了少年的声音。

  他却已经开始感到安心。

---


和小伙伴聊了一阵子的POI脑洞!

赤井大大是Reese役,我好想看他打穿一打膝盖哈哈哈哈

新一是Finch役但机器是博士做的,他就负责调查号码的部分

安室大概是Shaw吧,其实还满想看银弹两人遇到身为号码的安室,经过一番周旋后收编他的故事www

组织做出了类似撒马利亚人的AI


突然觉得Root的人选是贝姐的话还挺不错的(喂


评论 ( 11 )
热度 ( 39 )
TOP